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雜貨鋪,偶爾會來這地方看著自己以前走過的痕跡。
  • 2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剛勇鎮西一》章一:鄉里救援

前言:   每當讀到三國史料時,問起那浪漫的騎士情懷,我總是第一個想到夏侯淵,雖然他帶領的軍團必不能說是純騎兵隊,或者以帶領騎士見長,但每當閱讀到他「急襲」、「迂迴」和「大包抄」等近似騎兵打法,總是讓我有無限遐想。   於此,想特別撰寫一下夏侯淵的傳記,有錯還請多多指教。★鄉里救援   「這件事情是我一個人做的!要抓就抓我好了!」夏侯淵一聲大吼,讓帶隊的收捕的亭長有些錯愕,他們明明是聽從縣令的話要捉捕曹操的,怎麼出現想頂罪的人?   「亭長,要怎麼辦?」亭長身旁的衛士小聲問著。   那就捉這位吧,反正我們也沒有充足的證據可以逮捕曹操……」亭長小聲的回應,「你說事情是你做的吧?那就跟我們走!」   「走就走怕什麼!」夏侯淵再度大吼。   正當亭長押捕夏侯淵前往縣廷時,突然出現幾名蒙面的人在路旁等待。   「混帳!你們想做什麼!」看到這場景的亭長不禁大喊,他很明瞭這些人並不是什麼好人。   「救人!」帶頭的矮個子率先大喊,手持環首刀第一個就把亭長撂倒,其餘的人也紛紛跟上。   「孟德?孟德是你嗎?」夏侯淵望著那名矮個子大喊,但還未問出頭緒那名矮個就把夏侯淵的繩索砍掉並把他救走,其他的人也一哄而散。   「孟德!你是孟德吧?」夏侯淵不斷的問著。   「知道還問?我欠你一條人情呀!妙才!」曹操把面罩拿下,笑著說,「要不是你我也沒有什麼機會脫身了!趕快逃吧!」 *正文   夏侯淵字妙才,夏侯惇的堂兄弟,也就是指說夏侯家族龐大,惇系家族和淵系可能有幾段差距,但這兩夏侯家族,卻跟曹操有很深的關係。   夏侯淵曾經幫曹操頂過重罪拖延時間(原因應該是曹操太過『少年』被官府查辦),最後曹操趕緊找人一起把夏侯淵救出,這種俠義之情在隔過數代的大宗族是很罕見,一般大宗族只要太過龐大,通常對於族內有人犯罪必定是撇清關係,或者不聞不問的,而曹操族系是否真是夏侯氏之後也是一個懸案;不管是否是從小培養的情懷,還是因為受曹操請託,夏侯淵肯幫忙曹操頂罪是一種難得的情懷,就情理而言,曹操倒是欠夏侯淵一份人情。   夏侯氏在沛國譙郡是大族,但就不代表大族就財大家大,大宗族分散下,當然會發生某些家族家道中落的問題,夏侯淵就是一例;光和七年(西元184年),黃巾之亂爆發,遍及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八州,幾乎佔了當時全國的四分之三,而一些住在譙縣的曹系宗族、夏侯宗族也被波及,端看夏侯惇系家族似乎沒受影響(或者傳主夏侯惇在年少輕狂殺人後跑去逃難了,有關夏侯惇為師復仇這段以後再談),但是夏侯淵卻遭了大殃。   《魏略》曰:「時兗、豫大亂,淵以饑乏,棄其幼子,而活亡弟孤女。」   由這條史料可知,夏侯淵已經是淵系的家長,但家族遭受動亂,想必原本的莊園也相繼破敗,不得已之下只好捨棄自己的幼子,養活死去弟弟的孤女。問,為什麼夏侯淵不找夏侯惇或者其他曹系家族幫忙呢?從史料我們不得而知,也有可能當時遭逢大亂,許多宗族都紛紛逃難去了。例如曹休一族就是一例。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曹休字文烈,太祖族子也。天下亂,宗族各散去鄉里。」   當然,即使當宗族紛紛離散,尋找不到蹤跡時,總會有一個枝頭鳥找得到,那個就是父親曾以一億購下太尉官位的曹操,論當時的曹操正在征伐穎川賊,穎川距離沛國譙縣不過隔個陳國,卻沒有進行幫助,是戰亂的訊息交流隔閡導致無法獲知,還是當真見死不救呢?   陳國當時還有人在掌控,那就是愍王劉寵,據史料紀載,陳王劉寵在陳國的影響力極大,擁有強弩數千張,這是個很驚人的武裝紀錄,自從西漢孝武帝推行推恩眾建制度,漢族宗室已經宛如只收賦稅的一般富室,但劉寵擁有如此的武裝可謂驚人。按史料所訴,除了光和七年爆發的黃巾之亂,之後在中平年間還陸續有爆發其他零星的黃巾餘黨活動。   《後漢書‧卷八‧孝靈帝紀第八》:「(中平五年,西元188年)夏四月,汝南葛陂黃巾攻沒郡縣。」   《後漢書卷五十‧孝明八王列傳第四十》:「中平中,黃巾賊起,郡縣皆棄城走,寵有彊弩數千張,出軍都亭。國人素聞王善射,不敢反叛,故陳獨得完,百姓歸之者眾十餘萬人。」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太祖起兵,以別部司馬、騎都尉從,遷陳留、潁川太守。」      如此分析,夏侯淵應該是等到關東聯盟反董時才加入曹操陣營,想必在那之前夏侯淵應該是承受陳王劉寵的照料。   不過細心照料的亡弟幼女,似乎在建安五年(西元200年)就被張飛擄走了。   《魏略》曰:「初,建安五年,時霸從妹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採,為張飛所得。」   建安五年為十三、四歲,出生年約為中平三、四年,也頗符合當時夏侯淵族困頓潦倒的時間點,夏侯淵當時接獲這消息肯定是想把擄走自己費盡心思呵護的姪女的綁匪給碎屍萬段吧?   分析一下,當時已經成為一族家長的夏侯、曹氏等人在做什麼?   夏侯惇──情況不明。   曹仁──後豪傑並起,仁亦陰結少年,得千餘人,周旋淮、泗之間,遂從太祖為別部司馬。   曹純──承父業,富於財,僮僕人客以百數,純綱紀督御,不失其理,鄉里咸以為能。好學問,敬愛學士,學士多歸焉,由是為遠近所稱。   曹洪──洪伯父鼎為尚書令,任洪為蘄春長(江夏郡)。   曹休──休年十餘歲,喪父,獨與一客擔喪假葬,攜將老母,渡江至吳。   曹氏生活似乎還算良好,曹休雖然喪父,但至少逃到吳地後有親朋好友幫忙,反觀夏侯淵就十分苦哈哈了,不論曹純、曹操是否真知道夏侯淵正處於危困之中,但宗族間不聞(不知道)不問(不幫忙)的狀況卻可以一窺一二,所以在那之前才大肆的讚賞夏侯淵的俠義情懷。   當曹操起兵反董後,夏侯淵才排除「萬難」加入曹操陣營,開啟他的軍旅生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