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雜貨鋪,偶爾會來這地方看著自己以前走過的痕跡。
  • 2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剛勇鎮西一》章四:虎步關右

  此篇是夏侯淵獨當一面乘風破浪的時刻,建安十六年,十二月,曹操命夏侯淵兵屯長安。  但在曹操準備離開涼州的時候,楊阜上諫,馬超跟羌胡人關係十分良好,如果不趁現在孱弱之時除掉馬超,難保他不會再度為亂涼州,但曹操卻更重視北方的叛亂,因為這場叛亂威脅到了他的政治根據地,田銀、蘇伯在冀州的河間造亂,進而造成冀、幽擾動,於是曹操便留下少數兵力和以夏侯淵為首的徐晃、張郃、朱靈、路招各將鎮守,引兵東還。      此機造就了夏侯淵以三年內立下關右的威名,建安十七年,曹操又給了夏侯淵新的將軍稱號,護軍將軍(不過還是代理的),觀察前面的行(代理)征西護軍,夏侯淵無疑是升級了,但還是僅僅代理,代表著曹操對他還不夠有信心,夏侯淵還需要多做努力才行。   但就如同楊阜所言,馬超並不服輸,雖然楊秋在安定被迫逼降,馬超頓時喪失安全逃亡到漢陽上邽,受到上邽民眾的熱烈歡迎,即使是上邽令閻溫也不能阻止這情況,最後只好向冀城落荒而逃,而曹操的疏忽到給了馬超一個休生養息的機會,十七年,正月,馬超再度襲捲涼州,他派遣了梁興到京兆尹的藍田屯聚,嚴重的影響長安安危,連在京兆尹北方的馮翊也不得安寧,另方面也策動劉雄的數千部曲占據武關通道,又向張魯請得援軍,自己則親率羌胡大軍攻遍隴山諸縣,唯獨冀城尚未被攻下,當隴山諸縣告急時,夏侯淵也展開了動作,他趕緊帶領徐晃、張郃、朱靈、路招出征,先和梁興於藍田戰鬥,使梁興敗逃至扶風鄠縣,然後繼續南下掃蕩劉雄,迫使劉雄的部曲投降打通武關通道,劉雄逃往漢中,緊接著夏侯淵帶兵到馮翊郡消滅鄜城的梁興兵眾,並命徐晃做為支軍去消滅擾亂馮翊安寧的最後賊城── 夏陽,而自己則帶領張郃前去鄠縣攻打梁興,最後終於把梁興斬首,這一連串的戰鬥看似成功,卻輸給了時間,夏侯淵帶著大軍以長安為圓心逆時鐘繞著,雖然採取各個擊破的戰術,但卻疏忽了冀城的急迫性,也代表了夏侯淵第一次主導戰場的經驗不足;因為消滅為寇馮翊、京兆的大賊梁興,夏侯淵被封為博昌亭侯,這是夏侯淵首次封侯,正當他志得意滿準備率軍掃討馬超時,卻傳來了冀城已經被攻陷的消息。   馬超的風暴讓武都、漢陽都籠罩在他的勢力範圍下,韓遂也在漢陽的顯親和馬超互相呼應,唯獨州治所冀城尚存,不服馬超的涼州名士最後都聚攏到了冀城協助韋康防守,楊阜率宗族數千人上城殺敵,趙昂妻子王異更登城助戰,正當冀城危急時,韋康派了閻溫出城求援,但是卻被發現,馬超兩三次逼迫閻溫為他所用,但閻溫卻兩三次砸馬超的腳,最後被馬超殺害,從正月到八月,冀城沒有得到長安方面的援助,最後韋康顧念城內人民傷殘過多,所以向馬超請和,楊阜、趙昂雖然極力阻止但還是奈何不了韋康,最後馬超違約入城殺害了涼州刺史韋康,冀城在堅守八個月後就這樣被攻陷了,冀城內所有名士見大勢已去於是無奈投降,馬超進城後綁了楊阜的從弟楊岳,也在南鄭綁了趙昂的嫡子趙月。   那時夏侯淵正率領軍隊距離於冀城兩百餘里遠,馬超已經出城等候許久,這次戰爭夏侯淵失利,不僅是錯估時機丟了冀城還被馬超殺敗,最後連原本投降的汧氐還再度叛變,夏侯淵只好帶領殘兵逃回長安。   建安十八年,曹操進軍濡須,打了勝仗,回鄴城後又劃天下為九州,緊接著又晉位為魏公,魏國沉浸在一片歡愉中,唯獨夏侯淵還戰戰兢兢不敢鬆懈,而馬超也持續養精蓄銳準備再次軍臨潼關,但被他征服的涼州名士卻沒有連心也投降馬超,他們雖然投降苟活,但卻做出驚人的舉動。   當楊阜他們投降於馬超後,便懷有報仇的想法,但苦無計策,楊阜最後藉著妻子死亡跟馬超請假奔喪,路過歷城便和表兄姜敘談論在冀城之難的過往,雖然談話悲傷卻透露出東漢士人對於名節的重視,最後經過姜敘母親的當頭棒喝,兩人於是奮發振作,一連串討伐馬超的行動就此展開,姜敘和楊阜便串連姜隱、趙昂、尹奉、姚瓊、孔信、武都人李俊、王靈、安定梁寬、南安趙衢、龐恭等名士,又遣派遣從弟楊謨到冀城和從弟楊岳相結;楊阜和姜敘在鹵城起兵,而趙昂、尹奉把守祁山,趙衢、梁寬入冀城充做內應。   而當姜敘他們起事後長安方面的夏侯淵也得到了姜敘的通知,時為建安十八年,眾將商議向夏侯淵投了個不信任票,他們要求要有曹操的指揮,但是夏侯淵卻反駁,曹操在鄴城那麼遠的地方,等當我們得到命令,姜敘他們早就被討滅了,這次救援事不宜遲!於是先命張郃帶步騎五千先走陳倉狹道,自己都運糧草和大軍在後,最後才通報在鄴城的曹操,務必追求極速。   建安十九年,正月,最後馬超被趙衢說動了解到姜敘背叛自己的嚴重性便怒不可遏,傾兵出城要討伐姜敘,趙衢和梁寬便馬上將楊岳放了出來,然後緊閉城門殺盡馬超妻子,馬超打不下堅守中的鹵城,回城又發現冀城遭人竊據,便轉往歷城,結果歷城人以為馬超已經南奔漢中而眼前的軍隊是姜敘的竟然毫無防備,三兩下就被馬超攻占,最後馬超把姜敘的母親抓起來,結果被姜敘的母親痛斥,馬超頓時心中燃起一把火焰,便殺了姜敘的母親和姜敘的兒子,最後還放火燒了歷城,再度向張魯討救兵,準備撲向祁山。   結果張郃以低於十五日的速度(三十日應當為發出求救到救兵來的日子)抵達祁山戰場,張郃的突如其來讓馬超軍措手不及,尚未交戰就落荒而逃,逃走後連趙昂的兒子趙月也給殺掉;張郃接收了馬超的錙重,而等夏侯淵抵達時各縣也已經投降歸順,之後夏侯淵發現韓遂還盤據在天水的顯親(原漢陽,建安十八年曹操重新劃定郡國,改為天水),便想要攻打,韓遂見情勢不妙便馬上撤走,夏侯淵接收了韓遂的軍糧追到了略陽城,距離韓遂只有二十餘里,有人說趕快追上韓遂結束這場戰爭,有人認為應該進攻興國氐報他們跟隨馬超為亂涼州的仇(也有曹操的命令指使),結果夏侯淵卻做出另一項判斷,應該要攻擊長離,因為韓遂軍中大多是長離的羌胡,攻擊長離韓遂必定來救,可省去打攻城戰的麻煩,於是夏侯淵留下督將守輜重,親率輕兵殺到長離,放火燒了羌屯,消息傳到韓遂軍,長離的羌胡馬上叫韓遂出兵援救長離,韓遂拗不過長離的羌胡只好出兵和夏侯淵對陣。曹操的將士們看到韓遂的軍隊便想效法在潼關時的打法──築城堅守,但夏侯淵卻說,我迢迢從千里趕來是為了消滅敵人,如果現在築城則士兵便會因此懈怠,士兵放鬆了就打不贏,敵人人數雖然眾多,但是不及我們精銳,我們一定贏!   於是擊鼓激戰,大破韓遂的軍隊,還突入陣中取得他的旌麾,之後還兵略陽,進軍興國,興國氐王阿貴被夏侯淵攻滅,慘招屠殺,韓遂敗逃金城和白項氐王千萬聯合,率羌胡萬騎和夏侯淵決戰,但也被夏侯淵打敗,韓遂最後逃到湟中(西平郡的西部邊界)至此一蹶不振,白項氐王千萬則逃向馬超,而他的部落不能即時逃離於是投降。   緊接著夏侯淵攻擊安定郡的高平屠各(屠各,匈奴一支),屠各禁不住打擊便逃亡,夏侯淵又接收了人家的糧草牛馬,此戰後曹操給予夏侯淵假節的顯榮。   這一連串的戰爭,突顯了夏侯淵緊記建安十七年的失敗,也讓他表現了一連串的軍事才華,以救援姜敘等人、攻擊長離採用兵馬現行,糧草在後(兵貴神速),接著又在攻擊韓遂和各胡族時展現以戰養戰的戰法(因糧於敵),而引誘韓遂出戰也表現出圍魏救趙的思想(避實擊虛),但戰爭還尚未結束。   建安十九年九月,夏侯淵率軍從興國奔馳於西平,包圍了獨立於枹罕有三十年之久的宋建,宋建至中平元年就開始為亂涼州,即使朝廷派人以合州郡十餘萬也討不到任何一個便宜。   但夏侯淵卻在十月城破屠城,而自稱河首平漢王的小王國就這樣滅絕了,緊接著命張郃北上奪下河關直指韓遂最後的根據地湟中,導致河西各個羌、氐族都向夏侯淵的軍威拜伏,夏侯淵還策反了韓遂的女婿閻行倒戈攻擊韓遂,韓遂最後是依靠著他舊有的威望招呼到數千名羌胡保護他,夏侯淵見此次出征將花費一年,既然已經平定關中、收復隴右,於是命閻行留於後,率兵撤回長安了。   曹操聽聞夏侯淵此項戰績,不免大力稱讚,甚至還說出了吾(曹操)不如爾(夏侯淵)這種話,喜悅之辭溢於言表,當然,也大概是曹操曾經在潼關發出他的智慧之語,關中長遠,若是敵人各自依險據守,不是能用一兩年就能平定的。然而夏侯淵竟然只用了十月就掃蕩了這些障礙,而且還排除了曹操所說的依險據守,避免攻城的困擾,不能不說他在關右的厲害之處。   直到建安二十年,三月,曹操親率大軍西征張魯,會見隴西各羌、胡部落酋長時,每次羌、胡酋長看到夏侯淵都像看到老虎一樣害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