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雜貨鋪,偶爾會來這地方看著自己以前走過的痕跡。
  • 20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愛您,父親。

  我出生的那年,是父親苦難結束的日子,所以父親對於我的出生是十分高興,認為這是個吉祥兆頭。
繼續閱讀

《剛勇鎮西一》章五:旭日西漸(附後記)

  建安二十年十二月,曹操在平定完張魯後,便以夏侯淵行(代理)都護將軍,留張郃、徐晃、曹洪屯漢中,先行撤兵回鄴城。
繼續閱讀

《剛勇鎮西一》章四:虎步關右

  此篇是夏侯淵獨當一面乘風破浪的時刻,建安十六年,十二月,曹操命夏侯淵兵屯長安。
繼續閱讀

《剛勇鎮西一》章三:潼關之戰

★潼關之戰


  赤壁之戰,不曉得夏侯淵有沒有參戰。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赤壁之戰後,曹操對於東吳的小動作頻頻。
  當然,如日中天的曹操敗在赤壁這戰,聲望的確大受影響,原本被曹操派人懷柔的雷緒便叛變了,其中原本懷柔的梅成、陳蘭也相繼叛變,由于禁、臧霸攻打梅成,張遼、張郃對付陳蘭;建安十四年,夏侯淵被曹操任命行(代理)領軍,帶領諸將去攻擊 雷緒,雖然成功擊敗,但卻使雷緒逃竄到劉備的地盤,為劉備增加生力軍。
繼續閱讀

《剛勇鎮西一》章二:群雄環伺

★群雄環伺


  若要瞭解夏侯淵在曹操底下的軍旅生涯,觀看夏侯淵傳是不夠的,因為傳主有時候忽略一些地方去記載,搭配著曹操傳比較能清楚脈絡。
  在曹操的生涯中遭遇過袁術、呂布等強敵,但經過反董聯盟的失敗,曹操之後浪跡兗州,也正是因為兗州爆發黑山黃巾入侵,才造就了曹操擁有一個能在戰亂時代立足的根據地,能夠跟之後的袁術、呂布,甚至是好友袁紹一較高下的立足點。
繼續閱讀

《剛勇鎮西一》章一:鄉里救援

前言:
  每當讀到三國史料時,問起那浪漫的騎士情懷,我總是第一個想到夏侯淵,雖然他帶領的軍團必不能說是純騎兵隊,或者以帶領騎士見長,但每當閱讀到他「急襲」、「迂迴」和「大包抄」等近似騎兵打法,總是讓我有無限遐想。
  於此,想特別撰寫一下夏侯淵的傳記,有錯還請多多指教。
繼續閱讀

【黑歷史】──秋風五丈原

  曾經荒涼的土地變成萬頃良田,那微微的秋風撫著急將成熟的麥穗,簌簌瑟瑟的搖晃,搖醒了在田中慢慢工作的人,他環顧著四周景色,在風停止戲弄的動作後,低頭繼續完成他的工作。
  由隴山到渭水一帶,已被植入了梯田,由碧綠轉成金黃的顏色,人們歌唱著,期待著豐收時間,士兵農民齊歌唱著,等帶著麥熟的那天。


  「(建興)十二年春,亮悉大眾由斜谷出,以流馬運,據武功五丈原,與司馬宣王對於渭南。亮每患糧不繼,使己志不申,是以分兵屯田,為久駐之基。耕者雜於渭濱居民之間,而百姓安堵,軍無私焉。」《三國志‧諸葛亮傳》


  楊儀押送著糧草準備前往十里遠的魏延營地,經過那阡陌,想著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便不自覺的咬著牙、身體不斷顫抖;他與魏延形同水火,他沒忘卻過之前那傢伙對他所做的──之前那人還拿著刀抵著他的喉嚨,簡直是放肆!太過分了!他楊儀身受丞相看重,委任軍中節度、籌度糧穀,位雖低但是權力重大,但是現在令他必須低身下氣的竟是名蠻橫的武夫;這口氣他絕對嚥不下。
  他好想有一天可以踩著他的頭大罵他一聲庸奴,然後把他放逐到天獄──他是這麼想的,但是想歸想,現在情勢比人低,而且以他倆的關係,由他親自前往那家伙的老本營不是自尋死路?
  正當他那麼想著時,押送糧草的部隊已經到了魏延的營中,他心中感到微寒,手心手背都流出了冷汗。
繼續閱讀

最後戰役:夷陵之戰(下)

<img src="http://pics24.blog.yam.com/6/userfile/p/pc30122/blog/1457c030c521c6.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float: right; margin: 0.7em 0 1.4em 0.7em;" />

  劉備坐於帳前,默默的注視著篝火,今夜不知為何思緒異常的混亂,始終無法入眠;當自己習慣了和一群人並肩作戰,突然之間這些人都離你而去,你就會懂得什麼是寂寞。

繼續閱讀

最後戰役:夷陵之戰(上)

<img src="http://pics24.blog.yam.com/5/userfile/p/pc30122/blog/1457bd1f220838.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float: right; margin: 0.7em 0 1.4em 0.7em;" />
  三國,永不止境的戰鬥。

  荊州,曾是雲夢大澤的地方,許多河流湖泊的聚集造出了許多的美景,南方的桂林可比天下第一奇景;東方的赤壁,可以說是曾經散發出熱血、智與勇的紅色峭壁。西邊鄰近巴東的興山,莊嚴而寧靜;貫穿荊州精神的長江,也有活力的奔騰著。不過,在興山的南方數十里的土地,卻上演著一場悲劇。



繼續閱讀

榮耀戰役:當陽之役

<img src="http://pics24.blog.yam.com/5/userfile/p/pc30122/blog/1457bd01d5e3ba.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float: right; margin: 0.7em 0 1.4em 0.7em;" />
  黃沙滾滾。
  西邊的夕陽灑下了滿地的金花,兩旁的樹林因風而搖曳,寬大但潺潺的水流,逐漸渾濁;水流上有一段樸實卻老舊的橋。
  那橋,佇立了一人,黑色的馬兒,紅色的袍,黝黑的皮膚,臉卻是紅潤,平凡的冑甲,透露出歷久不摧的感覺。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