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雜貨鋪,偶爾會來這地方看著自己以前走過的痕跡。
  • 20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剛勇鎮西一》章三:潼關之戰

  《三國志卷十五‧魏書十五‧劉司馬梁張溫賈傳第十五》:「劉馥……廬江梅乾、雷緒、陳蘭等聚眾數萬在江、淮間,郡縣殘破。……南懷緒等,皆安集之,貢獻相繼。」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十四年,以淵為行領軍。太祖征孫權還,使淵督諸將擊廬江叛者雷緒,緒破。」   《三國志卷三十二‧蜀書二‧先主傳第二》:「廬江雷緒率部曲數萬口稽顙。」   《三國志卷十七‧魏書十七‧張樂於張徐傳第十七》:「後與臧霸等攻梅成,張遼、張郃等討陳蘭。禁到,成舉眾三千餘人降。既降復叛,其眾奔蘭。遼等與蘭相持,軍食少,禁運糧前後相屬,遼遂斬蘭、成。」   但至少把在淮、揚間不安分的地方勢力給趕走,曹操緊接著在建安十五年末又任命夏侯淵為行(代理)征西護軍,督導徐晃去攻擊在太原大陵地方做亂的商曜,連戰連勝,最後在建安十六年包圍大陵將商曜斬首示眾,並將大陵給屠滅。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又行征西護軍,督徐晃擊太原賊,攻下二十餘屯,斬賊帥商曜,屠其城。」   《三國志卷十七‧魏書十七‧張樂於張徐傳第十七》:「十五年,討太原反者,圍大陵,拔之,斬賊帥商曜。」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十六年春正月,……太原商曜等以大陵叛,遣夏侯淵、徐晃圍破之。」   三月,發生一件大事,曹操打算將矛頭指向關中,縱使有人勸諫但曹操還是意志堅定,雖然揚言要打的是漢中的張魯,可是卻讓關中諸將人心惶惶,風雨欲起之濟,夏侯淵便受命出兵河東和鐘繇會兵,準備往西進發了。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張魯據漢中,三月,遣鍾繇討之。公使淵等出河東與繇會。」   《三國志卷二十四‧魏書二十四‧韓崔高孫王傳》:「太祖欲遣鍾繇等討張魯,柔諫,以為今猥遣大兵,西有韓遂、馬超,謂為己舉,將相扇動作逆,宜先招集三輔,三輔苟平,漢中可傳檄而定也。繇入關,遂、超等果反。」      當時一聽聞曹操將要西征,關中諸將便結成聯盟想要抵抗曹操西進,頓時之間潼關以西風雲變色,馮翊、弘農多舉縣叛變,連接在馮翊東邊的河東也受到不小波及,曹操便命令曹仁行(代理)安西將軍先率大軍到潼關,督導諸將抵禦聯軍,只求堅守不求擊退,等待曹操率大軍趕到,另一方面又吩咐徐晃率兵到河東的汾陰以安撫河東,形成以汾水、潼關為界的陣勢。(在此聲明潼關是個關卡但不是像遊戲中只是一道牆唷!)   七月,曹操從鄴城率領大軍抵達,和韓、馬聯軍對峙於潼關,但曹操急著打破對峙的僵局卻不曉得是否能成功越過汾水,於是徐晃便上計由蒲阪渡口反攻,曹操採納此計後便派遣徐晃、朱靈率領四千人北上夜渡蒲阪津,占據西河做為進攻的跳板,期間,聯軍梁興夜裡率領五千突襲徐晃、朱靈,最後由徐晃擊退,穩住反攻的陣地。   當曹操接獲徐晃、朱靈達成任務後便命大軍北渡濟水,馬超接獲消息便火速登船來戰,頓時箭如雨下,於是曹操和馬超就在濟水上演了激戰,此時曹操還故做鎮定但屬下顧不得讓他在這耍派頭,帶著他登船逃離,一時間還傳言曹操在渡河中陣亡,幾番混戰後曹操終於(幸運的)渡過濟水,馬超和勝利女神擦肩而過,曹操緊接著就要渡過汾水的事情傳遍聯軍,馬超就主張把重兵調到渭水北邊,等待曹操後勤的基地──河東的糧草用盡,曹操便無可奈何了。   但韓遂卻發出豪語,要過就讓他過,等到他們過了我們再把他們通通踹到水中,不是更快?   馬超的主張沒被採納,聯軍依舊在渭南等待曹操,但卻加派人馬駐守渭口,以防曹操南下,可曹操也不笨,路是人走出來的,通往渭南的路徑並不只有渭口,在渭北設立對峙的假象,夜裡就派人登船渡渭,又加做浮橋,到了渭南之後就建築營地,聯軍獲知後也夜裡派人偷襲,但都未能得逞,之後聯軍認為大勢已去,便寫信割地請和,但曹操不允許;九月,曹操終於渡過渭南,此時,夏侯淵、徐晃、張郃、朱靈、曹仁、許褚、張既等將也一一列陣在渭南和馬、韓聯軍相對,但渡過渭水後依舊是堅守,縱使聯軍數次挑戰也不曾理會。於是聯軍再次請求割地談和,並且願意送子入京為質,而馬超和韓遂提出了要和曹操單獨對話的機會,曹操和賈詡商談過後允許了,談話間曹操只帶許褚陪同,但馬超卻想趁這個機會擒賊先擒王,可是被許褚的魄力震攝到,於是作罷,輪到韓遂時曹操卻和他話家常,使韓遂回去時卻沒有什麼可以回答聯軍諸將,之後卻又在寫給韓遂信中多做塗抹,聯軍於是爆發了內鬨,諸將無法共同協助,最後在渭南被曹操打敗。   馬超和梁興、韓遂敗走涼州,成宜、李堪陣亡,侯選、程銀逃入漢中,楊秋逃回安定,馬玩、張橫下落不明。夏侯淵受命帶領徐晃、朱靈去平定右扶風的隃糜和汧縣的氐族,冬十月,曹操從長安追擊馬超、楊秋到安定,夏侯淵也如期完成任務北上和曹操會師,楊秋歸降,馬超繼續逃亡,不過當時北方出現異變,十二月,曹操便引軍東還,留下夏侯淵、朱靈、路招屯長安。   典略曰:建安十六年,超與關中諸將侯選、程銀、李堪、張橫、梁興、成宜、馬玩、楊秋、韓遂等,凡十部,俱反,其眾十萬,同據河、潼,建列營陳。   《三國志‧魏書十六‧任蘇杜鄭倉傳》:「韓遂、馬超之叛也,弘農、馮翊多舉縣邑以應之。河東雖與賊接,民無異心。太祖西征至蒲阪,與賊夾渭為軍,軍食一仰河東。」   《三國志卷十七‧魏書十七‧張樂於張徐傳第十七》:韓遂、馬超等反關右,遣晃屯汾陰以撫河東,賜牛酒,令上先人墓。太祖至潼關,恐不得渡,召問晃。晃曰:「公盛兵於此,而賊不復別守蒲阪,知其無謀也。今假臣精兵渡蒲坂津,為軍先置,以截其裏,賊可擒也。」太祖曰:「善。」使晃以步騎四千人渡津。作塹柵未成,賊梁興夜將步騎五千餘人攻晃,晃擊走之,太祖軍得渡。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太祖討馬超,以仁行安西將軍,督諸將拒潼關,破超渭南。」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武帝紀第一》:超等屯潼關,公敕諸將:「關西兵精悍,堅壁勿與戰。」秋七月,公西征,與超等夾關而軍。公急持之,而潛遣徐晃、朱靈等夜渡蒲阪津,據河西為營。公自潼關北渡,未濟,超赴船急戰。校尉丁斐因放牛馬以餌賊,賊亂取牛馬,公乃得渡,循河為甬道而南。賊退,拒渭口,公乃多設疑兵,潛以舟載兵入渭,為浮橋,夜,分兵結營于渭南。賊夜攻營,伏兵擊破之。超等屯渭南,遣信求割河以西請和,公不許。九月,進軍渡渭。超等數挑戰,又不許;固請割地,求送任子,公用賈詡計,偽許之。韓遂請與公相見,公與遂父同歲孝廉,又與遂同時儕輩,於是交馬語移時,不及軍事,但說京都舊故,拊手歡笑。既罷,超等問遂:「公何言?」遂曰:「無所言也。」超等疑之。他日,公又與遂書,多所點竄,如遂改定者;超等愈疑遂。公乃與克日會戰,先以輕兵挑之,戰良久,乃縱虎騎夾擊,大破之,斬成宜、李堪等。遂、超等走涼州,楊秋奔安定,關中平。   山陽公載記曰:初,曹公軍在蒲阪,欲西渡,超謂韓遂曰:「宜於渭北拒之,不過二十日,河東穀盡,彼必走矣。」遂曰:「可聽令渡,蹙於河中,顧不快耶!」超計不得施。曹公聞之曰:「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   《三國志卷十八‧魏書十八‧二李臧文呂許典二龐閻傳第十八》:從討韓遂、馬超於潼關。太祖將北渡,臨濟河,先渡兵,獨與褚及虎士百餘人留南岸斷後。超將步騎萬餘人,來奔太祖軍,矢下如雨。褚白太祖,賊來多,今兵渡已盡,宜去,乃扶太祖上船。賊戰急,軍爭濟,船重欲沒。褚斬攀船者,左手舉馬鞍蔽太祖。船工為流矢所中死,褚右手並泝船,僅乃得渡。是日,微褚幾危。其後太祖與遂、超等單馬會語,左右皆不得從,唯將褚。超負其力,陰欲前突太祖,素聞褚勇,疑從騎是褚。乃問太祖曰:「公有虎侯者安在?」太祖顧指褚,褚瞋目盻之。超不敢動,乃各罷。後數日會戰,大破超等,褚身斬首級,遷武衞中郎將。   《三國志卷十‧魏書十‧荀彧荀攸賈詡傳第十》:太祖後與韓遂、馬超戰於渭南,超等索割地以和,并求任子。詡以為可偽許之。又問詡計策,詡曰:「離之而已。」太祖曰:「解。」   《三國志卷九‧魏書九‧諸夏侯曹傳第九》:「從征韓遂等,戰於渭南。又督朱靈平隃糜、汧氐。與太祖會安定,降楊秋。」   但是,曹操卻沒有徹底的消滅馬超,所以戰爭尚未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