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舖。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雜貨鋪,偶爾會來這地方看著自己以前走過的痕跡。
  • 20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愛您,父親。

  「雋乂,看這個小男娃小腿如此有力,就乾脆命名為雄吧!」聽伯父說,當時我的哭聲特別宏亮,小腿不停的擺動,連產婆都沒辦法抓好我的腳。   父親對我的期望很高,他總是說如果可以,連他的美學也一起繼承吧之類的話,等到我長大後心裡卻有「沒繼承到實在是個萬幸!」的叛逆想法。   家中有四個兄弟,二弟名為鴻、三弟取叫德,么弟則是取名為莒,我和父親的相處是我們四個兄弟最長的,也是因為當時算有點和平的時代,父親驍勇善戰的威名從在河北的戰爭就一直廣為流傳,然而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在建安二十四年戰後歸來時那落寞的背影。   那年春天,夏侯將軍戰死了,戰場的無情、悲哀,那場兵敗如山倒的震撼父親著著實實的感受到了,即使先帝馳援戰場,也是幫助不了兵敗的慘況,那是個父親不願提起的年頭,父親在信中這樣跟我說:   「雄兒,到了現在我才知道什麼是戰爭;以強大的兵力壓垮對方、採用著兵貴神速的方式打亂敵人陣腳,這原本應該是我們的做法,卻在定軍山中換我們被敵人困住,敵人採取壓倒性的兵力襲擊我們,我們根本無法抵抗,征西將軍在定軍山下被人襲擊我們無法互相呼應支援,這是我第一次打過最慘烈的戰爭……,家中還好吧?莒兒還好嗎?很抱歉沒有留下你們的母親留下來照料你們。   以後征西將軍的遺孤也會過得辛苦一點吧?」   接到這封信後我打算去長安一趟,去看一下父親,安慰他一下,但從鄴縣起程開始戰況一直不樂觀,到了洛陽,先帝就已經宣佈撤軍,退出漢中戰場了。到洛陽見著父親,卻看見臨時府邸的滿院狼籍,父親的頭髮似乎在那之後白了很多根,我只能說,「父親,這是戰場上的常態,請您不要太過自責。」父親也只是點頭回說,「征西將軍陣亡是我們所料未及,好在天無絕人之路……雄,以後我會更珍惜你們。」第一次看到父親簌簌地流下眼淚。   父親也僅只是回鄴老家一趟,並沒有久留,因為過不了多久荊州方面也出事情了,父親要到許都協防,而我卻被先帝招見,是因為征西將軍的死讓先帝十分愧疚所以對於將領的孩子都特別照顧嗎?我這樣問著父親,父親不答,我們幾日後便啟程同行。   到達鄴城,先帝招見我入殿封我為侍中,那是個蠻小的官職,但卻可以經常在魏王身邊,父親替我感到高興可卻沒有跟我多說什麼,回家的路上我看到父親的手在顫抖,不知道為什麼,平常都是仰望著父親,現在長得跟父親一樣高後,卻感覺和父親的距離越來越遠,很快的,父親就領兵到許都了。荊襄的戰況告緊,連在許都都可以得到很多軍勢不利的消息,在戰時書信變得十分重要。   「雄,侍中是個不錯的職位,好好做;家裡的事情就拜託你了,你是長子要負起家中的責任……,為父不知道這場戰爭會持續多久,你們要好好保重自己。」   「父親,莒弟上些日子發了高燒,不過幸好已經穩住,但是鴻的事情不樂觀,他一直想從征軍旅……最近他交上了些湖海豪士還來家中鬧事,我雖然把他們趕了出去,但是鴻還是經常跟他們在一起……」   二弟鴻一直想追隨父親從征軍旅,不過在漢中一戰後父親禁止我們踏入沙場,鴻跟父親便鬧了小彆扭;做大哥的沒管好小的實在是丟臉,「鴻!你在這樣胡鬧下去我就替父親把你逐出家門!」我這樣對他警告,沒想到第二天他就索性逃家,還跟強盜一起打家劫舍,幸好父親在之前就把他抓回來,不然按照先帝的規矩是要被滿族抄斬的。   「我不能失去你們,鴻是跟我道歉了,我跟陛下建議,把他派往幽州作司馬,想必他之後會好好振作。」黃初元年,魏皇朝建立,繼承了國祚達四百年之久的漢朝。   然而,魏皇朝的建立並不代表和平的開始,而是更多接連不斷的戰爭,更多的反叛,南方的逆賊劉備也緊接著在巴蜀地方稱帝,似乎向我們宣告要違背天意的傳承。   戰爭不斷的發生,父親必須長期戍守邊疆已經很少跟我們見面了,在我成人禮上也只是在信上寫著「伯能」兩字。   「雄,這是你父親幫你選定的字呀!」   「感謝叔父您的解釋。」   我在家中已經成為名符其實的家主,在洛陽的戚里各個都是高官、貴族宅邸相連的地方,賓客的來訪我都必須一一的接見他們,並且代表父親參予宗族的事務。   「父親,莒弟很想念你,戰事怎樣了?天氣最近轉涼了,多照顧身體,聽說雍涼地方特別寒冷……」父親無法回家,對於張莒的影響很大,因為莒弟從一出生就很少看得到父親,『父親很快就會回來』這句話一直烙印在他心裡,他在這期間不斷的讀書、習武,但是等待父親的日子卻越來越長,越來越久,更顯得不耐煩。   「哥!父親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蜀賊諸葛亮的仗還沒結束。」諸葛亮發動的戰爭讓我們十分吃不消,財政上出現捉襟見肘的問題,最近幾年發動的戰爭更讓我們的主力軍全放置於雍涼一帶。      西方的戰事緊急,一刻都沒有停留過那接連不斷的戰局情報,父親寫來的信大都憂喜參半:   「大將軍太過躁進了,雖然有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蜀賊的能力不可忽視,那個叫做諸葛孔明的人十分厲害,我感覺他要是跟先帝較陣也毫不遜色。」看到這封信我真是替父親捏了把冷汗,這樣的信要是被人截獲,肯定會遭斬首,簡直是想謀反的證據!但是父親這麼誇獎那個諸葛孔明,我想他必定有他高能的一面吧?   「我們判定蜀賊的糧食補給出現問題,應該很快就能結束戰爭了。我很快就能回家了,叫莒兒乖一點,回來後我會多陪你們一點。」   已經十一年沒回家的父親在信中跟我們說這件事情,我們都很高興,特別是莒弟,三弟德目前擔任主簿,在揚州刺史旁做活,鴻也遠在幽州,不過他們也請好了假,準備回來。   戰爭是殘酷的,每一次戰爭都會造成許多戶口的喪失和嚴重財務損失,戰爭迫使人們不得不在廢墟上生活,也使許多家庭妻離子散;我們渴望和平,但和平什麼時候會來?經歷過三朝的洗禮,我在朝中也算有點地位,但我卻還不能左右戰爭的發生。   『蜀賊吳賊不平,則天下永無寧日。』陛下的話我無法反駁,天無二日地無二主。   「再過不久父親就要回來了吧?」莒最近變得乖巧,但是有關於父親的事情他還是一直掛在嘴邊,我吩咐廚娘最近弄些河北的家鄉菜,熟悉一下,等待父親歸來。   太和五年的某一天凌晨,我正準備要上早朝;「轟──!」天突然打起了雷,讓原本還沒太陽的天空先亮了起來;「真是個不好的預兆。」我抬頭看著從雲中奔落下來的閃雷,過不久就傾盆大雨,院內變得狼藉。   「莒,大哥要出門聽朝了,你在家要乖一點。」我吩咐下人準備一下馬車,也叫莒要乖一點,在家好好讀書。   然而,當天氣放晴後,我們迎接回家的卻是,一柩棺木……   「父親,這就是你說的戰爭很快就會結束,回來後會多陪我們一點嗎?」      一年後,戰爭真的已經平息,蜀賊諸葛孔明死了。   人生無常,戰場上更是無常,莒兒鬧出的事情,幸好已經平息,聽說莒兒在戰場上有看到父親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父親一直在我們身旁照顧著我們?父親,我們真的很想您,今天又是個大晴天也是您的忌日,我帶著整個家族的人來看您了。   感謝父親您的養育,我們兄弟四人還都安好,願您在另個世界能安祥快樂。   我們愛您,父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