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的雜貨鋪,偶爾會來這地方看著自己以前走過的痕跡。
  • 2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魏國少年儒將‧李典。

  **   《火鳳》特殊的故事情節,引人嚮往,但是當功勞轉移編劇換人時,總是會 引起小小的非議,功勞換不換得當引起支持者的反彈是必須注意的,從之前的典 韋保護曹操的功勞變成許褚,曹昂給馬的事件變成豬突,一直以來都呈現著不小 的波浪,特別是于禁的功勞被轉給夏侯惇。   那人物的性格轉變呢?這也是一個很強烈的問題,原本在《三國演義》、 《三國志》中,以好好先生,沉著冷靜出場的李典,最後在《火鳳》卻表現著急 性子的轉變個性,實在讓大家不解。   李典也是兗州的人,曹操大半部的將領基礎都是從兗州而來,不過卻跟《三 國演義》、《火鳳》不同的是,李典當時在曹操起兵實沒有跟隨曹操,而是由從 父(伯舅之輩)李乾加入,在兗州乘氏是個算是大的望族;李乾有種英雄的氣 魄,在青州黃巾賊的入侵時期,便跟隨著曹操四處征戰,然後要在從征袁術於 匡亭,接著入侵徐州,但是呂布聞著肉香也跟著來了,他對準了兗州這塊肥肉, 大口的咬了下去,曹操為了穩定後方,吩咐李乾回家鄉,以慰勞諸縣,但呂布別 駕薛蘭和治中李封想要招降李乾跟他們一起歸順呂布,李乾不聽所以慘遭殺害。 曹操之後派遣李乾的兒子李整和李典重整舊部與其他將領擊破薛蘭和李封,因為 平定兗州略有功績,李整稍被升為青州刺史,但之後便病卒,改由李典徙潁陰 令,為中郎將,統領李整的舊軍,升遷為離狐太守。李典敬重賢士大夫,恂恂若 不及,年紀雖輕,卻在軍中被稱為長者。曹操看到李典如此的儒將風格,曾讓他 治理民政過(註一),但是李典真正加入曹軍集團卻還不是這個時候。   曹操跟袁紹爆發大型會戰──官渡,戰局根本一面倒,每個人都料定袁紹是 最終贏家,曹操的糧食逐漸短缺(屯田還不成氣候,只能支持領地內豐衣足食, 不能支持長期抗戰),穎川大族開始觀望,在幫助曹操的力量開始薄弱,曹操便 開始以武力逼迫一些穎川大族前來運糧,甚至變成「丁壯荷戈,老弱負糧」的局 面(註二),但是卻又怕穎川大族不滿,開始煩惱,此時李典「率宗族及部曲輸 穀帛供軍」也就是以私人之物,贈與曹軍,曹操便以李典所給的綿帛來跟穎川大 族交換糧食(註三),穎川郡就是因為如此,在此戰役全力支援曹操,李典這種 義行解決了曹軍集團的危險,也正式宣布李典「個人」正式加入了曹軍軍團。   李典在河北之戰屢建其功,以裨將軍從事掃蕩河北餘孽。李典是否性急?這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李典不爭功名,擅於判斷形勢來做進退;博望事件是在盪平 河北之中的小小插曲,劉備在劉表的指使下騷擾曹操的大後方,曹操派遣夏侯 惇、于禁跟李典反擊,沒想到劉備作伏兵想「引君入甕」,李典有提醒過夏侯 惇,不過夏侯惇就是不聽,執意追擊,于禁則是點到為止,有追但是沒有深入, 夏侯惇倒是一頭栽進陷阱,好在李典過來救援,劉備才擔心有更多的援軍而撤 走,這件事情反映出李典的穩重絕非性急的人,在《三國演義》徐庶連番敗曹仁 中也可以看出李典的慎重,特別是在史料上的記載。   河北的事蹟讓他升遷雜牌將軍,也封了侯,事後李典跟宗族想遷徙到魏郡, 大舉效力曹操,曹操聽到後笑著問是不是想學耿純?(註四)李典則是回答自己 駑鈍做事怯懦,在軍中的功勞也很微薄,然而曹操的恩賜過重,為了報答曹操的 恩情,最好是帶著全部宗族為曹操效力,然而天下尚未平定,應該要多以幫助曹 操,來平定四方,絕非是想效法耿純。事後將宗族全遷到鄴地,曹操為了嘉勉 他,升遷他為破虜將軍。之後合肥之戰起,李典識大體,不因為私人恩怨跟張遼 唱起反調,還打了大勝戰,實在令人敬重,一切的穩重,剖析情事做最好的判 斷,是作為一個將領應該有的典範,雖然不是猶如夏侯曹氏諸將的勇猛,但是他 領軍的行事風格卻也替曹操打過不少勝績。   但可惜的是,他在三十六歲時死亡,以一個諸侯的身分。爵位跟官位由兒子 李禎繼承,文帝曹丕繼位創立大魏帝國,追念合肥之功時,特別增加李禎邑戶, 還賞賜李典某一個兒子為關內侯,也邑百戶,事後李典諡曰愍侯。李典的諡號 「愍」挺值得玩味的,表示「在國遭憂」、「在國逢難」、「禍亂方作」跟「使 民悲傷」,到底是哪個呢?以一個年少就幫助曹魏集團逃過危難,而三十六歲死 亡的人,應該是「使民悲傷」這個吧?   陳壽評曰:「李典貴尚儒雅,義忘私隙,美矣。」 後記:   或許之後陳某會給李典翻一下身吧?李典真是豬突?李典說不定之後會說我 會出兵是餵了讓于禁方便行動,這是用兵的道理。諸如此類。或者荀彧的用人得 當,不單指著于禁,也指著李典。(當然由曹操口中說出李典急性子,這狀況也 很低,就看陳某又要怎讓我們驚奇了。) * * 〈李典年紀小考〉   史料上紀錄李典三十六歲死亡,但並沒有記載他是幾年死亡,頗值得我們思 考,按照最後的曹丕追封事件,應該是在曹丕繼位之前(公元220年),而青 州兵亂(公元192年)、呂布侵兗州(公元194年)跟合肥之戰(公元21 5年)下去推斷,若是李典是在西元219年死亡,那麼應該是西元183年出 生,但是按照呂布入侵兗州時,他才11歲,打退呂布時他才12歲,按照常理 似乎不太可能,但是古人也有幼年就有從軍紀錄,所以先按下。那若是打退呂布 時他15~20歲呢?20歲也不可能他也無法參與合肥之戰,所以年齡繼續前 推到15歲,也就是他生卒年有可能是在公元183年~公元220年之間。 《三國志卷十八‧魏書十八‧二李臧文呂許典二龐閻傳第十八》:   李典字曼成,山陽鉅野人也。典從父乾,有雄氣,合賓客數千家在乘氏。初 平中,以眾隨太祖,破黃巾於壽張,又從擊袁術,征徐州。呂布之亂,太祖遣乾 還乘氏,慰勞諸縣。布別駕薛蘭、治中李封招乾,欲俱叛,乾不聽,遂殺乾。太 祖使乾子整將乾兵,與諸將擊蘭、封。蘭、封破,從平兗州諸縣有功,稍遷青州 刺史。整卒,典徙潁陰令,為中郎將,將整軍,遷離狐太守。   時太祖與袁紹相拒官渡,典率宗族及部曲輸穀帛供軍。紹破,以典為裨將 軍,屯安民。太祖擊譚、尚於黎陽,使典與程昱等以船運軍糧。會尚遣魏郡太守 高蕃將兵屯河上,絕水道,太祖敕典、昱:「若船不得過,下從陸道。」典與諸 將議曰:「蕃軍少甲而恃水,有懈怠之心,擊之必克。軍不內御;苟利國家,專 之可也,宜亟擊之。」昱亦以為然。遂北渡河,攻蕃,破之,水道得通。劉表使 劉備北侵,至葉,太祖遣典從夏侯惇拒之。備一旦燒屯去,惇率諸軍追擊之,典 曰:「賊無故退,疑必有伏。南道狹窄,草木深,不可追也。」惇不聽,與于禁 追之,典留守。惇等果入賊伏裏,戰不利,典往救,備望見救至,乃散退。從圍 鄴,鄴定,與樂進圍高幹於壺關,擊管承於長廣,皆破之。遷捕虜將軍,封都亭 侯。典宗族部曲三千餘家,居乘氏,自請願徙詣魏郡。太祖笑曰:「卿欲慕耿純 邪?」典謝曰:「典駑怯功微,而爵寵過厚,誠宜舉宗陳力;加以征伐未息,宜 實郊遂之內,以制四方,非慕純也。」遂徙部曲宗族萬三千餘口居鄴。太祖嘉 之,遷破虜將軍。與張遼、樂進屯合肥,孫權率眾圍之,遼欲奉教出戰。進、 典、遼皆素不睦,遼恐其不從,典慨然曰:「此國家大事,顧君計何如耳,吾可 以私憾而忘公義乎!」乃率眾與遼破走權。增邑百戶,并前三百戶。   典好學問,貴儒雅,不與諸將爭功。敬賢士大夫,恂恂若不及,軍中稱其長 者。年三十六薨,子禎嗣。文帝踐阼,追念合肥之功,增禎邑百戶,賜典一子爵 關內侯,邑百戶;諡典曰愍侯。 (註一)魏書曰:典少好學,不樂兵事,乃就師讀春秋左氏傳,博觀群書。太祖 善之,故試以治民之政。 (註二)《三國志魏書‧卷二‧文帝丕》魏書載詔曰:「潁川,先帝所由起兵征 伐也.官渡之役,四方瓦解,遠近顧望,而此郡守義,丁壯荷戈,老弱負糧.昔 漢祖以秦中為國本,光武恃河內為王基,今朕復於此登壇受禪,天以此郡翼成大 魏.」 (註三)《三國志魏書‧卷二十三魏書‧趙儼》:彧報曰:「輒白曹公,公文下 郡,綿絹悉以還民。」上下歡喜,郡內遂安。 (註四)《後漢書本紀‧卷一上‧光武帝紀第一上》:耿純,各率宗親子弟,據 其縣邑,以奉光武。於是北降下曲陽,稍合,樂附者至有數萬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